菜单

科学网

2020年3月1日 - 教学方法

“中国狼爸”萧百佑火了!近日,以“打”为家规,用棍棒之法将3个孩子送进北大的“狼爸”萧百佑引热议。暴力教子究竟是急功近利,还是用心良苦?各方评论不一。

新华每日电讯:“打进北大”不证明“狼爸”有理

家教中的“3、6、9、12”规律

日前,一本名叫《所以,北大兄妹》的书将其作者萧百佑推入公众视野。在这本以“打”为核心理念的教子经中,萧百佑讲述了培养自己4个孩子中的3个上北大的故事,阐释了自己严苛的家教体系。萧百佑自称“中国狼爸”。

“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香港商人萧百佑用藤条把3个孩子送进北大,被媒体称为“中国狼爸”。他坚称自己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并表示“打”是家庭教育中最精彩的部分——在萧家,只要孩子的日常品行、学习成绩不符合他的要求,就会遭到严厉体罚。(11月15日《扬子晚报》)前有美籍华人蔡美儿用严厉教育将孩子送进美国名校,后有香港商人萧百佑将孩子“打”进北大,“虎妈”和“狼爸”的故事何其类似。同样,他们所撰写的教子书在大陆成为畅销读物,而且畅销程度远超美国和香港。中国家长们喜欢买“虎妈”和“狼爸”的书,并不奇怪。一方面,中国素来就不缺“不打不成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观念;另一方面,当下中国的教育观念并不完备,家长们的内心常常处于混乱甚至挣扎的状态,他们嘴里念叨着素质教育,却往往唱着应试教育的戏,只要听到哪里有“成功”的教子案例,难免会趋之若鹜。送进北大就一定是“教育的成功”吗,最终就一定能够成才?当然不是。但在当前,整个中国教育基本都采用比较单一的评价标准,能考上北大一般都被看作是某种“成功”,所以狼爸的“教子经”能够畅销,他也可以四处介绍“先进教育经验”。跟孩子讲尊重、讲宽容、讲自由、讲权利,是不是统统都是“扯淡”?是否只有“打”与“绝对听话”,才是真正的法宝?“虎妈”和“狼爸”的出现,让很多家长陷入迷茫。这些年,素质教育、全面教育的观念好不容易才萌芽,又被这些“反面教材”笼罩上一层冷霜。其实,只要应试教育的游戏规则并没有根本改变,一切有利于创造成绩、有利于管理的因素,都不会被彻底抛弃。看看“狼爸”所谓的理念:完不成作业要打,背不好课文要打;体罚是师长和家长的权力,是孩子的福祉;家庭民主就是孩子们是民,家长是主;年幼的孩子不需要独立思考;不许随便喝可乐、不能随便开冰箱门……所有努力,都服务于考试成绩,至于人格成长如何,综合素质如何,都可以被“学识”掩盖。从道理上讲,大家应该能看到“棍棒教育”的局限性,也会担心教育陷入功利主义泥淖之中。只不过,这些负面效应可能要经过几十年才显现出来,而“成功考上名校”的光环太诱人,它足以让很多人撇掉理性,转而迷信棍棒的逻辑、迷信体罚。可是,打就是打,所谓“科学地打”“有艺术地打”,不过都是些自我安慰的说辞罢了。“虎妈”在美国被骂得很惨,“狼爸”如果到美国也一定挨骂,但在中国,他们却可以带着鸡毛掸子去电视上宣讲。中国到底需要怎样的教育理念,一千个人可能就有一千个想法。但我们不应该简单膜拜哪一种,而应该在多种理念的碰撞中找到符合人性、符合社会潮流的现代教育理念。某种意义上讲,“狼爸”既不是榜样,也不完全是一个靶子,而是一个值得我们反思的教材。“狼爸”不要溺爱、放纵孩子的主张当然不无道理,但简单地靠“打”解决问题、创造成绩,却不能被视为经验来膜拜。任何教育理念,都有其多面性。萧百佑打孩子与孩子考上北大之间,不见得存在必然联系,我们不能将“打”这个因素夸大为成功的法宝。对“狼爸”式教育理念,理性的态度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在追求人性与人格成长的基础上,凝聚教育共识,寻找适合现代教育的良方。至于公共层面,则急需改变当前扭曲的教育评价体系,创造良好的土壤,让家长们能在尊重孩子基础上谈教育。唯有如此,“狼爸”才会丢掉沾沾自喜的底气。新萄京娱乐场官网,更多阅读父亲用体罚教育后代遭质疑
四个孩子三个进北大

新京报(微博):你的家教理念是什么时候开始构想的?

拍砖——“狼爸”急功近利

萧百佑:我一直以来比较喜欢看书,在我看来,中国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严格的家规。我的朋友、兄长,他们对孩子的教育,给了我很多提醒。我认为骄纵、散漫,都没教好他们。我就沿用母亲的惩罚式教育,但打孩子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不反对打,是反对不合理,不科学地打。

在崇尚人性与自由的教育理念下,这种“不打不成材”的古老方式显然成了“异端”。据“新浪四川教育频道”发起的微博投票显示,目前,仅有7%的网友支持“狼爸”,绝大多数网友认为这种方式会让孩子“唯唯诺诺,没有独立的人格”。

新京报:怎么打才是科学?

在“狼爸”高高举起的藤鞭和鸡毛掸子底下,很难培养出有独立人格与自由意志的公民,这一点成为很多网友质疑的焦点。网友“克里斯托夫-金”感慨,“这种奴性教育,扼杀了珍贵的童乐,与启蒙孩子创造力的自由思想格格不入,蔓延开来,祸害无穷。难怪中国没有乔布斯?”

萧百佑:家长打孩子,孩子觉得委屈,那是因为没打好。首先要制定规则,这是必须的。孩子犯错误你要和他讲清楚犯了哪条,完了再执行家法。这是个非常严谨的过程。

“狼爸”的功利心态也成为关注点。在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萧百佑曾说,读书阶段的成功就是考上北大,未来还要培养老大萧尧成为吴宓那样的大家,超越季羡林。

新京报:下得去手吗?

陈寅恪曾提出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考取北大”、“超越季羡林”这样考核标准却与其相悖。《扬子晚报》评论称,名校光芒已经昭示了成功,萧百佑和他北大子女将收获功利时代的优待。

萧百佑:你有问医生打针下不下得了手?我那是治病救人。法官主持法律,是不带情绪的。

新京报:可孩子心里会不舒服。

萧百佑:会有不舒服。但你从小就教育好了,他听道理的习惯是有的,三岁的孩子是动物性。饲养员调教狮子老虎,都从很小开始教,到了五岁谁还敢再打老虎?

新京报:为什么三岁开始打孩子,到了十二岁又不打了,有依据吗?

萧百佑:大儿子萧尧一岁的时候,我和华南师大一个心理学教授聊天。他和我说,孩子什么家教方法都不重要,你要记住“3、6、9、12”这个规律。3岁启蒙,孩子是6岁开智,9岁有自尊,12岁有人格。我实践下来非常有效。过了12岁是不能打孩子的,他们开始有了人格。

新京报:这对你教育孩子影响很大?

萧百佑:是决定性的。在12岁之前,孩子就是一个模子。家长就是浇筑师、陶艺师。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就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定规矩,每一件事儿都调查清楚,绝不冤枉孩子。

“要研究怎么打才是科学的”

新京报:家里有人反对你的教育模式吗?

萧百佑:我岳母反对,因为她给零食,孩子都不敢吃。后来她也支持我,因为看到孩子成长中很懂礼貌,讲规矩,很阳光,成绩也好。我要让孩子在学习成长和道德形成上往零缺点的方向走。说教、讲道理、鼓励、关怀,很多家长都做得到。为什么落实不下来?很多会出现一些问题。我认为,打和严格要求孩子是杠杆的支点。没有这个支点,很多东西是做不下去的。很多人问我,该不该打?我说,必须打。

新京报:你有没有去了解西方的教育模式?

萧百佑:我们常拿西方开放式教育做对比,可真正对西方教育的了解只是盲人摸象。西方有教堂,有牧师,可以忏悔。中国没有教堂,孩子要忏悔,就要向自己的父母忏悔。国情不同,文化也不同。在中国,就要用中国的教育模式。几千年的传统,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

新京报:“棍棒底下出孝子”就一定是对的吗?

萧百佑:这是不用讨论的,再讨论就是伪专家。打是没有错的,我们要研究怎么打才是科学的。中国的家长不打孩子,结果孩子又长得很好的,从来没有过。

“根本不可能打进北大”

新京报:你不让孩子在课余做打篮球、种花等感兴趣的事,这对孩子成长会好吗?

萧百佑:不是不让他打篮球,是让他在体育课打。篮球是他的爱好,但学生以学为主。他打篮球到了玩物丧志的地步,我还不制止,那还是他父亲吗?他入迷了,那就当头棒喝,必须根除。玩物丧志,必须一刀切。

新京报:在书中,萧尧说他失去了童年应有的快乐。听到这话,你会觉得抱歉吗?

萧百佑:没有抱歉。这就是没有吃到葡萄说葡萄酸。童年的快乐是什么?就是父母爱他,同学喜欢他,过年有红包,有的吃,有的喝。孩子们对快乐的理解不一定正确。严是爱,宽是害。

新京报:你不遵从孩子对快乐的诉求吗?

萧百佑:这不是遵不遵从,是给他快乐。

新京报:可快乐是他们内心的,不是别人给的。

萧百佑:任何一种管教都是不快乐的,但是科学的管教是快乐为主,有偶尔的不快乐。现在看,他们考上北大,成功了,这就是快乐。

新京报:你觉得现在教育出三个北大学生,算是成功了吗?

萧百佑:成功的定义很多元,没有参数。我要求孩子一定要对社会有益,对民族有益,首先是光宗耀祖。考上北大,是光宗耀祖,但还不够。我期望他们成为袁隆平、季羡林那样对社会有杰出贡献的人。而我本人能培养出品德兼优的孩子,也是光宗耀祖。

新京报:狼爸的教育模式和考上北大有必然联系吗?

萧百佑:不是必然联系,但有逻辑关系。我整个书没有要教他们到北大。我只培养孩子的行为习惯和道德标准,给孩子定一个基础,做有品格的人,尊师爱学,交给最好的学校,肯定能进最好的大学。他的智力成长,是学校老师的功劳。我要求孩子无条件听从老师的话。

新京报:你认为,狼爸教育的核心是什么?

萧百佑:核心是定规矩。打,只是手段之一,千万不要放大了。我的教育中还有很多方法,都是帮助规则的制定。这个书引起争议后,有一个教育部的领导打电话给我,说小萧,你要和大家说清楚,是打进北大的还是教进北大的。

新京报:你怎么认为?

萧百佑:根本不可能打进北大。大家说打,很少问我整个体系,那我只能说打。打是最精彩的一部分,其他还有国学、礼仪、真诚等。

新京报:这样的教育模式不算新吧?中国不少家长也有类似的教育,只是他们没出书。

萧百佑:他们没我的全面。他们有规定犯什么错打几下,怎么打吗?科技的创新可能是立竿见影的,但在传统家教里面,创新不是你看得见的,对传统的恢复就是创新。

新京报:有一种质疑说,你的孩子参加的是港澳台联考,这和内地学生参加的高考难度是不一样的。

萧百佑:的确高考难,联考易,他们只能参加联考。如果拿到内地身份证,他们根本不用考,直接保送。他们的同学成绩排名比他们后的都被保送北大、清华。萧君因为不能参加高考哭了两天,因为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

新京报:针对你的质疑声,有过思考吗?

萧百佑:为什么狼爸教育会成为社会热点?因为到了社会对家教问题反思的时候,我刚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我又这么斩钉截铁,所以争议比较大。在家教问题上,只有一个专家,中国“狼爸”萧百佑。

新京报:这么说会不会太过?

萧百佑: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要说得极端。

新京报:为了炒作?吸引关注?

萧百佑:炒作没有必要,我得对孩子家长负责。只是用了最适合我们家的教育方法,是一家之说。我呼吁有关部门或者媒体组织一个论坛,家长和专家都来,教育的方式是百家争鸣的。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我的很多东西都用极端来比喻。关于家教,我觉得现在确实是矫枉过正的时候,有时候过正,就要矫枉,要回拨的。很多朋友的小孩,我是看不下去的,没规没矩,无大无小。

孩子目标“超越季羡林”

新京报:在书中,你写到对孩子实行“社交控制”。他去同学家玩,你都会打他。将来没有朋友不会影响他们的发展?

萧百佑:不会。一个学生所交往的除了亲人之外,就是老师、校长,没有朋友。

什么叫朋友?对朋友的理解,马克思和恩格斯是朋友,一起抢枪支弹药的也是朋友。我始终认为学生就是学生,没有朋友。你读完书,才是朋友。同学,不是朋友。只要你优秀,肯定有朋友。

新京报:你将他们的同学进行区分?

萧百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没有错。

新京报:你把成人世界的价值观过早嫁接给孩子,会不会过于现实?

萧百佑:小孩是没有朋友的,不需要朋友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一定要告诉他。你的同学成绩排行在五名以外,少跟他交往。要么班干部,要么前五名。

新京报:那是不是太势利了?

萧百佑:不势利。回过头来说,13亿人,势不势利,那是社会的潮流,你不能逆流而动。只要你心里坦荡,我要进步。一马当先,什么意思?你一定永远地往前,就像马拉松,一个一个集团军,你不可能带着后面的一起跑。中国社会还到不了那个境界,除非你一出生,医疗、教育国家都管起来。

新京报:你对孩子定的目标是什么?

萧百佑:我给萧尧定的目标是超越季羡林,追慕钱钟书。三个女儿的目标很简单,宋氏三姐妹,要她们的内秀,有气节,这个目标是她们努力的方向。毛泽东早年说“超英赶美”,全国人民都觉得虚晃,现在不都实现了吗?

(新京报)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