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小学可放春秋假?上海教委称暂不考虑

2020年2月27日 - 学科定制

原标题:[街谈]中小学假期增加,看上去挺美

本报讯(记者
彭薇)昨天,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纲要特别提出,在放假时间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可以探索安排中小学放春假或秋假。市教委表示,目前上海中小学主要实施寒假加暑假的长假方式,暂不考虑增设春假和秋假。

未来中小学生有望享受春、暑、秋、寒4个假期!起草修改近五年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问世,纲要要求“在放假时间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高等学校可结合实际调整寒、暑假时间,地方政府可以探索安排中小学放春假或秋假”,这在学校、孩子和家长中激起千层浪。据本地媒体报道各方反应,弹赞者皆有之。有家长欢喜“可以带孩子出去旅游”,有人则不淡定,“放假没人带孩子,不如不放”。一些老师则认为,相应的课程设置调整、学期安排才是大工程……(昨日《羊城晚报》、《新快报》)

市教委基教处处长倪闽景说,目前上海中小学学期总体设计是2个学期,与之配套寒假和暑假。如果在假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增加春假和秋假,势必要缩短寒暑假时间。寒假时间原本就不长,3周左右,当中还含春节假期,不方便调整;暑假时间较长,有2个月,但是上海7、8月份天气炎热,如果提前开学,对学生来说也不合适。

学生假期增加,看上去挺美。其他不论,都说现在中小学生普遍睡眠时间不足,假期多了,首先睡眠时间能增加。不过,中小学生是未成年人,尚未完全自主,放假不等于“放羊”,得有人看着,所谓“监护人”,说的就是这个。一些西方国家,若有哪个家长敢把孩子独自关在家里,邻居可以报警。去年夏天广州一独自在家的三岁女童失足从四楼阳台跌下,被花架夹住头部,有过路男青年自告奋勇从阳台爬出,一手托住女孩的双脚使其不至窒息坠落,直至获救,一时间满城尽颂“托举哥”。假如孩子放假都单独在家关着,出了事,多少个“托举哥”都忙不过来。

从全国范围来看,杭州是个特例,它是全国首个给中小学设置春假和秋假的城市。将传统的一学年两学期、两假期改为一学年两学期、四假期制,实行春假、暑假、秋假和寒假。春假时间一般安排在4月末到5月初,秋假安排在10月末到11月初,时间为一周左右。杭州教育部门负责人说,当初设立春、秋假的初衷很简单,在春光明媚和秋意盎然的大好时节,让孩子暂时放下书包,抛开书本,走向户外,拥抱大自然,多些社会体验。据悉,杭州教育部门在春、秋假的基础上,推出“第二课堂券”,发放活动指南手册,每个学生每年可领6张券,走进科普、文化等公益性场馆。

因此,学生假期实乃整个社会运行之时间管理的一部分,理应统筹兼顾。之前广州有高校将每年上下两学期和寒暑假期改为三学期,也不知是不是受英美大学学时安排的启发。不过,国外学校放假,大多与传统公众假期或者宗教节日相关。比如英国无论大学还是中学,都是以圣诞节和复活节为划分点。那么国内此次中小学放春假或秋假,是以五一、十一假期为节点还是怎样?可是现在五一“黄金周”已取消,家长没假,孩子去处在何方?

对于增设春、秋假,中小学校长有顾虑。他们提出,这会让2个学期变成4个学期,所有教学计划都需调整。而目前的教学计划是和教材、课程方案等配套好的,调整放假方式,这些都要重新调整,是个“大工程”,可能会影响到中小学的正常运作。可是,在家长[微博]看来,如果有了春、秋假,不光能让孩子在气候适宜的季节,走进和感受大自然,做些自己感兴趣的小课题,它更是一个“亲子游”的好时机。不少家长说,“每年,带孩子出去旅游‘很头疼’,寒假碰到春节、春运,暑假天气又太热,国庆长假出游人太多,春天和秋天是最好的出游时节,期盼中小学错开设置春、秋假。”

当然,放假不等于旅游。我看到采访的一位小学生说,“增加了春秋假,爸爸妈妈就能带我去国外更多地方旅游了”。可是有这个能力的爸爸妈妈,毕竟是少数。怕就怕,增加假期能为城里富裕阶层的孩子锦上添花,未必能为农村留守儿童和城市里的打工者子弟雪中送炭。我接触过一些打工者子弟,他们假期宁愿呆在学校———因为相对住家环境,学校的条件更好一些;假期延长,对他们未必不是一种煎熬。

《国民旅游休闲纲要》还指出:全国将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鼓励学校组织学生进行寓教于游的课外实践活动,健全学校旅游责任保险制度。家长建议,即使暂时无法增设春秋假,是否也能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增加春游和秋游次数,多组织一些游玩、考察活动,让孩子们身心更加舒畅。

我也理解,那么大的一个国家,政策出台很难满足所有人需要,很难照顾所有差异。就教育传统来说,中国人历来讲究“游学”———“游”和“学”总是联系在一起,都是教化方式的一种。只是,应试教育之下,即便是孩童一般的游玩、游戏,也要与“帮助学习”、“开发智力”绑定在一起,最终还是服务于小考、中考和高考指挥棒。孔夫子所向往的“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纯粹为玩而玩的教学境界,再也不复存在了。即便复制孔子时代学校放假师生出游的盛况,在PM
2.5超标、一片灰霾的城市背景下,也难以再得“乘桴浮于海”,教学相长的古典意境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