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小学教材版本不可轻动 须以一线老师及专家为准

2020年2月27日 - 教学方法

原标题:中小学教材版本不可轻动

:2013-09-29 08:44:00
近期,海南、广东江门违规调整中小学教材被教育部紧急叫停。这并非个别现象,此前在安徽、黑龙江等地也发生过类似事件。记者调查了解到,一些地方出版集团为获取经济利益,联合当地教育部门,随意调整已选定或正在使用的中小学教材。业内专家建议,要减少行政干预,强化教材竞争机制,严查利益链背后的权力寻租。
每一次教材更换,都是一次利益的重新分割。金钱开路,左右地方教育部门选用教材,是教材界的潜规则。
现状 都在争教材这块“肥肉”
教育部下发关于“2013年秋季学期各地仍沿用2012年使用的教材版本”的通知还未满月,海南全省、广东江门市就对学生教材予以大面积更换,引起很多家长和老师的不满。
根据海南省教育厅此前印发的《2013年海南省书目》通知,“除去个别学科有所调整外,绝大部分学科仍沿用2012年使用的版本”。然而,不少学校“个别学科”的调整却涉及13个学科,其中11个是义务教育学科。
6月中下旬,广东江门市教育局通知,全市使用民营机构北京市仁爱教育研究所编写的英语教材的学校,从初一起改用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编写出版的英语教材。这一调整涉及面大,江门市使用仁爱英语教材的学校多达184所。
实际上,从2001年起,《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实施,就标志着我国统编教材垄断格局的打破,要求引入竞争机制,增强教材的多样化、选择性。
“教材是一块‘肥肉’,出版商在每个省都安排专门人员甚至团队跑关系,使出各种手段对相关领导进行公关,想尽办法为自己的教材攻城略地。”西部某省教育厅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
北京一家教育出版社负责人坦言,仅中小学教材一项,每年市场规模高达数百亿元。每一次教材更换,都是一次利益的重新分割。“金钱开路,左右地方教育部门选用教材,是教材界的潜规则。”
争议 “蛋糕”不能被乱分割
教育部西南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安平告诉记者,教材在选用上行政干预过度。一些地方教育部门随意调整已经选定或正在使用的教材,致使教材选用委员会权利得不到保障,一些部门或个人则从中捞取好处。结成“利益同盟”强制施压,坐享垄断之利。
同时,频繁更换其他出版社的教材,可能会出现教师吃不准教材、教辅材料重新更换、影响教学质量的后果。
“行政色彩过于浓厚,是目前中小学教材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减少行政干预,建立公正、透明、民主、科学的教材选用机制,保护教材编写者和团队的利益和积极性,才能充分保证让优秀教材脱颖而出,教材多样化战略顺利实施,也才能不断完善提高教材质量。
“教育部目前的教材选用办法,还没有对违规处罚做出实质性规定,也缺少有效的监督和问责手段。”周安平表示,现行选用教材的规则,亟待进一步细化和完善,特别是应加强、细化监督和问责的条款。海口一中的一位教师认为,对于违规更换或指定教材现象,必须严查背后有无存在权力寻租等问题。
黑洞 拿走差价,学校参与渔利
“高定价、高回扣是教辅行业内的潜规则。”北京市一家民营出版商坦言,高价是为了给教辅图书的每个流通环节留出层层加价的空间。一本10元成本的书,可能标价
40元,即使2折出货,还能有钱赚。
其实,无论哪个环节获利,最终买单的都是学生和家长。一本《5年中考3年模拟》的教辅书,标价39元,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不打折。在北京市朝阳区图书批发交易市场,批发四五十本以上,能打五六折。一本《2年高考3年模拟》的教辅书,标价67.5元,如果学校集中购买,一般是4折优惠。
有位中学老师算了一笔账,以高中一个年级300名学生计算,每人缴纳500元教辅资料费,学校就会有15万元的收入,按照4折的优惠幅度计算,9万元的毛利会落入学校。
据了解,各省教材审定委员会每学年向中小学校推荐教辅图书目录,以此对教辅书籍进行质量把关。然而,一些学校为了获取更多收益,以推荐教辅不好用为借口,向学生推荐另外一些教辅书籍,这种现象在初三和高中阶段极为常见。
“之所以形成如此局面,除了我国应试教育的体制使出版商趋之若鹜外,还因为教辅门槛低、教辅市场混乱,很多出版商浑水摸鱼,牟取暴利。”教育部西南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安平表示。

新萄京娱乐场官网,记者7日晚间从教育部获悉,有媒体报道海南省教育厅和广东省江门市教育局2013年秋季学期更换部分中小学教材版本一事后,教育部高度重视,已立即要求两省教育部门认真处理。
据了解,教育部不久前刚刚下发通知,要求“为保证中小学正常教学秩序,2013年秋季学期各地仍沿用2012年使用的教材版本”。广东江门却强制要求当地180多所学校放弃正在使用的英语教材,去选用只有当地10多所学校在用的另一种英语教材;海南调整的教材版本涉及13个学科,其中义务教育调整11个学科,占教育部规定的义务教育18个学科的60%。根据教育部要求,两省教育厅连夜研究,海南省教育厅已决定严格执行教育部有关文件,立即纠正调整教材版本的不当做法;广东省教育厅已经责成江门市教育局停止调整教材版本。
教育部将继续关注此事,与两省教育部门保持联系,协调有关出版单位,确保今年秋季学期开学前原使用版本教材全部及时到位。

教育关系着一个国家的未来,教育基础不牢靠,人才培养一代又一代落后于人,必然拖累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进步。因而,教育领域必得贯彻专家话事的指导思想和运转机制,将种种利益驱动的侵蚀和骚扰加以隔离。教育官员成为贪婪的食利者,要加以严惩。教材和教辅材料的定夺,必须真正以一线教师和教育专家的意见为准。

7月6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道了海南省教育厅和广东省江门市教育局着手更换部分中小学教材版本一事。教育部出台了鼓励教材多样化的文件,同时规定:一旦选定就要保持它的系统性、连续性和稳定性,以免影响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学生的学习效果。可是某些地区却违反教学常规、不顾老师反对,大范围更换教材。此情此景看上去十分蹊跷。

教材选用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一般要由教育部门的官员、一线教师和教研员共同组成教材选用委员会,根据教材的质量、特点和当地学生的需求,谨慎地选定教材。而教材一旦选定,就要保持相当一段时间的稳定,教材稳定意味着课程稳定,课程稳定意味着教师的研修方向稳定,便于他们熟能生巧和积累经验,便于他们帮助学生稳定地提高课业水平。如果教材变化频繁,意味着课程内容的震荡,教师需要不断地切换频道,学生们需要适应不同的风格体系,对教学水平和学习成绩的提高十分不利。因而,教育部规定:除非教材的后续册次未获审定通过,否则2013年秋季学期各地仍然沿用2012年使用的教材版本,其他情况不得更换教材版本。

从教育常识来看,教材版本不得轻易更迭。从相关规定来看,随意更换教材被明文禁止。是谁在逆潮流而动,下的教材更换令?采访江门市各区教育局,得到的答案是市教育局的统一安排。采访市教育局负责人,说是“一线教师百分百的意见,专家百分百的意见”。采访多名普通教师,个个一头雾水。采访海南省教育厅,得到的答案也很模糊:“我们的领导要求我们压缩教材版本。”显然,两地都是教育主管部门在推动换教材之事,但当事情真的要被摆到桌面上说时,却又慑于舆论压力和违规之嫌而含糊其辞,无人直认其事。

两地教育部门为何要冒着“风险”力推其事?没有人肯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与教材相连的是一个巨大的教辅材料市场,教材的更换意味着配套教辅材料的变化。中国共有中小学生两亿多人,教材加教辅每年的总花销至少在600亿元以上。江门和海南辖下中小学部分教材的变更,意味着与教辅材料有关的利益蛋糕要重新切分,意味着大量的真金白银将从一批人的口袋中流向另一批人的口袋。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人游说了教材版本的莫名异动,但通常来说,反常之举的背后必有利益输送链条在起作用。

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意味着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确立。但以中国目前的发展状况看,至少有三个领域是不能完全交给市场打理的,那就是教育、医疗和基本的社会保障。教育关系着一个国家的未来,教育基础不牢靠,人才培养一代又一代落后于人,必然拖累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进步。因而,教育领域必得贯彻专家话事的指导思想和运转机制,将种种利益驱动的侵蚀和骚扰加以隔离。教育官员成为贪婪的食利者,要加以严惩。教材和教辅材料的定夺,必须真正以一线教师和教育专家的意见为准。

《焦点访谈》的报道播出之后,教育部已要求两省教育部门立即处理,调整教材版本的不当做法已开始纠正。这是亡羊补牢的积极举措,反应也比较迅速。我们期待着两地相关官员能吸取教训,避免震荡,保证教学工作正常进行。话说回来,教材也不是完全不能更换,但一切皆要在遵守法度的框架下进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