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上海:作业本“免签”额外作业叫停

2020年2月25日 - 学科定制

近日北京昌平城关小学、朝阳白家庄小学、农科院附小等部分小学开始试水作业家长“免签”。校方管理者称,此举旨在减轻家长负担,增强学生自主能力。然而,家长和教师却对此争议不断,大多数家长甚至部分一线教师对“免签”政策表示并不理解。在家长的极力要求下,农科院附小已将全部免签改为“部分免签”。

东方网3月12日消息:一对小学生双胞胎的妈妈一个晚上曾在孩子的作业本上签了18个名字。你是否每晚也要在孩子的作业本上签字?昨天,静安区市西小学提出为家长[微博]“松绑”,取消家长在作业本上签字,孩子承诺为自己的学习负责。同时,家长也承诺:不布置额外的家庭作业,多安排一些学生喜爱的课余活动。

厦门市教育局1月16日正式公布《关于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若干规定》,内容包括按时放学、严格控制作业量、保证学生睡眠、每学期只能考试两次等,被称为厦门史上最严“减负令”。

学校要真正给家长减负,光实施作业“免签”远远不够,必须从根本上转变教学方式,不再片面追求学生的分数,搞让所有人都辛苦的应试教育那一套。一方面,学校要淡化习题型书面作业,教育部门规定的作业减负要求,要不折不扣地遵守实行。比如小学低年级,都不再布置家庭作业了,家长还要签什么字?另一方面,教育部门考核办学成果时,不能再以学生考试成绩为标准,招生录取指标也要更加多元。多做题没用了,老师自然会少布置作业。

  培养孩子责任感

记者了解到,在厦门一些学校,出现了早读“变味”的现象。原本初中早读时间是7:30,但一些学校层层“加码”,不少学校甚至要求学生7:10到校,很多学生不得不在清晨6:00起床。

当然,作为家长应当意识到,给孩子减负、推广素质教育,不仅是学校、教育部门和社会的责任,也是自己的责任。作业“免签”了,并不意味着家长对放学回家的孩子不闻不问。不用把时间耗在检查习题上了,是否正好可以多跟孩子聊聊天,多了解他们的心理动态、在学校参加文体活动的情况、与同学相处交往的情况?而跟教师的互动,也不必再像过去一样,简单地体现在布置作业和签字中,可以多通电话、见面交流,多使用博客、微信等现代通信手段,沟通效果会更好,何乐而不为?

每晚检查孩子的作业并在作业本上签字,已成为中小学家长尤其是小学生家长的固定“功课”,每天签四五次名字是家常便饭。“家长签字,其实是把教师的责任转嫁给了家长,比如,有时候学生作业出现了遗漏,个别老师就会责怪家长怎么不仔细检查。”市西小学校长蔡骏说,每天签字不仅增加了家长负担,也不容易培养孩子的责任感,“每天总有一些学生会忘带作业本或学习文具,许多学生开口就说,是妈妈忘记帮我放进去了。培养学生的责任感,就应该从对自己的学习负责开始。”

而现在《规定》要求,从春季新学期开学起,小学早晨上课时间是8:00,下午放学时间不得迟于4:30;初中上午7:50上课,下午放学时间不得迟于5:35。同时要求,学校不得以各种名义延迟放学时间。学生在过放学时间后,仍然可在校内进行体育运动,或开展其他课外活动。

三(2)班的马牧青妈妈说,对学校的新举措很支持。“培养学生负责任,比学到具体的知识更重要。”

厦门市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考试次数提出要求,每学期只允许考两次。各学校要控制考试次数和考试难度,义务教育阶段实行期中和期末两次考试。同时,严禁组织全区统一性考试,未经市教育行政部门同意不得组织全区性质量监控,以及各种学科竞赛。此外,还要求降低考试难度,各学科考试及格率均应达80%以上,全科及格率应达70%。

  仍有家长“不放手”

该市教育局副局长郭献文介绍,取消全区统一性考试,减少考试次数,有利于从根源上减负,因为只有减少老师之间、学校之间的分数攀比,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虽然“免签行动”的推出得到了大部分家长的支持,但学校395位学生中仍有50多位家长坚持要签字。四年级学生小俊的妈妈就是一位不愿放弃签字的家长。她说,孩子本来做作业自觉性就不好,如果再不检查不签字,学习不就乱套了吗?蔡骏说,其实孩子自身很想参加“免签行动”,但家长的不信任也让他变得很低落。

在学生作业量方面,《规定》提出“三严格”。首先是严格控制作业量,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作业量控制在1小时内,初中生每天作业量控制在1.5小时内;其次是严控双休日、节假日作业量;再其次是严格执行学科教辅材料不多于一本的规定。《规定》还要求教师不能留惩罚性的作业。厦门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负责人表示,为加强记忆,一个字写几遍是允许的,要反对的是大量重复机械性罚抄。

她还坦言,不光是家长,“免签行动”在推行前也在学校内遭到了部分教师的“质疑”。“有些老师对此很不放心,觉得学生长时间来已养成了有人监督作业的习惯,不签字行吗?更何况还有一些学生即使有家长签字也不一定完成作业。”

《规定》明确提出,不能给家长布置作业,即不准将编拟习题、背诵与默写的过关、作业批改等工作事项布置给家长。这是针对近年来出现的学校硬性摊派的“家长作业”而制定的。

为此,蔡骏在学校做了好几次动员工作。“对学生而言,要做诚信教育,也就是对于承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对教师和家长来说,要信任学生,放手让他进行自我管理,也是成年人的一种学习。而且对小学生而言,父母是最亲近的人,得到他们的肯定信任是很重要的。”

记者从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了解到,不能给家长布置“作业”,指的是原本应该由教师承担的任务,但教师转嫁给家长做的现象。教育部门还提醒家长,千万不要认为教育孩子只是教师的事,家长要和教师、学校携手,才能教育好孩子。

作业首先要“减负”

《规定》明确落实责任追究制度。对违反减负措施的学校进行通报批评,取消学校评优评先的资格,并约谈校长;对直接责任人通报批评,当年不得参与评优评先,两年之内不得晋升教师职务。教育行政部门将通过日常巡查、片区督查、问卷调查,及时准确监测学生课业负担情况;对外通过设立举报电话,主动接受公众、家长和媒体的监督。

“有时候,学生完不成作业或完成作业的时间过长,和作业布置不合理有很大关系。”蔡骏曾经接到过同一个班级两个家长的投诉电话,一个抱怨学校作业布置太少,一个抱怨学校布置的作业太多,孩子每天要做到晚上11时。“要让学生完成自己的作业免签承诺,教师应该提供帮助。”

这学期开始,学校开始尝试“个性化作业”,针对学生的个人情况来布置相应的作业量。蔡骏说,有些学习困难的学生需要花成倍的时间完成作业,有时花了时间也无法完成,负担就重了,现在学校要求教师对个别学习困难学生做“减法”,让按时完成作业成为一种可能,也提高学生的学习自信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